你的位置:正规炒股按周配资_杠杆炒股平台_实盘股票杠杆申请 > 杠杆炒股平台 > 欧洲不缺“气”但缺“底气”

杠杆炒股平台

欧洲不缺“气”但缺“底气”

2024-04-12 21:45    点击次数:179

欧洲天然气价格下降,关键因素在于短期的供需两端错配和中长期能源结构变化。从短期来看,经济低迷导致天然气需求下滑明显,相对高位的库存水平也是打压气价的又一关键因素。从中长期来看,一方面能源结构中液化天然气的供给正在快速上升,另一方面可再生能源供给正在加速发展。此外,欧洲对美能源依赖也在增强。虽然短期内“气”足了,但要实现能源供给真正的安全和自主,欧洲仍然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近期,欧洲天然气价格快速下跌引发各方关注。截至1月18日,欧洲天然气价格下跌至27.8欧元/兆瓦时,与经地缘冲突后2022年三季度高点的345欧元/兆瓦时左右的价格相比,下降超过九成。欧洲天然气价格下降的关键因素在于短期的供需两端错配和中长期能源结构变化。

从短期来看,欧洲正处于近年来少有的天然气供需舒适区。

在需求层面,经济低迷导致欧洲天然气需求下滑明显。2023年,欧洲经济整体相对疲弱。从近期数据来看,欧元区经济走势呈现明显的先扬后抑态势,一季度同比增长1.2%,二季度同比增长0.5%,三季度同比增长0.1%。欧洲央行近期表态也显示,四季度欧元区经济不容乐观,极有可能仍然处于停滞不前或轻微衰退的状态。值得关注的是,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2023年较2022年下降0.3%。这一系列数据表明,欧洲经济在2023年一季度之后熄火。受此影响,欧洲对于天然气的需求不断下降。荷兰国际集团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欧元区天然气需求相较2022年下降7%,相较2017年至2021年的平均水平下降16%,凸显了经济活动不振对于天然气价格的影响。

需求不振不仅体现在欧洲制造业部门和工业部门,在电力能源部门也非常明显。2023年,欧元区电力能源生产规模进一步下降,同时部分电力供应转向可再生能源。因此,数据显示,欧元区电价和气价的价差长期处于负数区间,甚至在供暖季仍然保持这一态势。因此,无论是欧洲制造业部门还是电力能源部门,需求的普遍低迷是造成气价在2023年持续下滑的关键。

在供给和库存层面,近期全球天然气市场虽然受到中东地缘局势和航运受阻的冲击,但欧洲地区相对高位的库存水平无疑是打压气价的又一关键因素。

2023年,为应对欧洲冬季用气潜在高峰,欧盟机构全年都在强化天然气供给、着力提升入冬库存水平。在2023/24供暖季开始时,欧元区天然气库存基本达到100%的水平,以最佳状态进入供暖季。至1月初,欧洲天然气库存水平仍然较高,维持在86%的高位。各方预计如果未来没有额外需求激增的情况或供应冲击,欧洲在供暖季结束时天然气储备仍将维持在50%左右,高于此前年度的平均水平。这一高库存态势无疑显著缓解了此前欧洲对于气荒的担忧,同时也意味着欧洲气价短期内上涨空间有限。

近期红海紧张局势虽然造成全球液化天然气(LNG)运输受阻,欧洲主要天然气供应方卡塔尔能源公司已经停止油轮通过红海,但仍有备用绕行路线为欧洲提供LNG。与此同时,在欧洲LNG供给结构中,美国已经取代卡塔尔成为最大LNG出口国。因此,红海局势的变化并未对欧洲天然气供给造成过大冲击。

德国经济数据、欧洲央行高层释放的经济放缓数据以及欧洲天然气库存数据成为打压气价的关键因素。与此同时,近期主要央行关于降息节奏的表述也给大宗商品市场泼了一盆冷水。降息预期降温和推后,加剧了天然气价格的下滑。

事实上,从供需基本面看,2024年欧洲天然气市场仍面临价格压力。相关机构预测,欧洲天然气需求低迷的态势将在2024年一季度延续,较过去5年平均水平下降15%左右。尽管各方认为二季度欧元区天然气需求将有所回升,但总体恢复有限。在供给层面,2023年全球新增LNG出口产能有限;2024年受美国LNG出口产能增加影响,全球市场新增LNG供给较2023年增长525%,其中大量出口将对准欧洲市场。

值得关注的是,欧洲天然气市场近期的波动不仅是短期供需态势和金融环境的表现,更是中长期欧洲能源结构变化的结果。

一方面,欧洲能源结构中LNG的供给正在快速上升。2021年,在俄乌冲突爆发前,管道天然气占欧洲天然气进口的44%,LNG供给占比约为20%左右。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力推天然气贸易转向,管道天然气规模大幅下降,相比之下,欧洲更加依赖北欧管道天然气供应。挪威在欧洲能源供给中的比重从2021年的26%上升至2023年的31%,俄罗斯管道天然气在欧洲天然气供给的比重则下降至7%。与此同时,欧洲天然气供给转向以LNG为主,LNG占欧洲天然气供给总量的比重从21世纪头20年20%的平均水平上升至2023年的53%。

另一方面,欧洲的可再生能源供给正在加速发展。在欧盟REPowerEU计划中,减少对俄罗斯的化石燃料依赖,一方面要强化能源替代进口渠道,另一方面则是要加速推进可再生能源建设和低碳经济发展。按照欧盟可再生能源指令,到2030年将欧盟可再生能源占最终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由目前的32%提高到42.5%。这意味着欧盟可再生能源在总体能源供给份额中的比重将翻一番。可再生能源快速增加,无疑是欧洲化石能源需求下降的又一中长线影响因素。

因此,欧洲天然气市场的近期波动是短期供需态势和中长期能源结构变化的综合结果。无疑,如果从摆脱俄乌冲突后能源短缺困境的角度来看,欧洲能源政策是有效的。然而,如果从提升能源自主这一欧洲调整能源结构的初衷出发,当前市场反映出来的态势又值得反思。

欧洲能源结构转变的又一中长期态势是欧洲对美能源依赖增强。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急切谋求天然气可替代供给。由于LNG运输成本高昂而美国具有地理优势,同时相较于澳大利亚和卡塔尔,美国出口LNG更多依赖于现货贸易,美国成为欧洲新天然气贸易架构中的主要供应方。预计伴随未来美国新增出口产能的投产和欧洲更多再气化终端的使用,欧洲对于美国的天然气依赖还将进一步加强。

因此,虽然短期内“气”足了,但是要实现能源供给真正的安全和自主,欧洲仍然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实现自身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是其中关键。(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蒋华栋)